| 网站首页 | 本站专题 | 请您留言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苗人风俗>>苗人风俗研究
  发表日期:2006年4月6日   出处:作者投稿    作者:吴正彪   已经有6637位读者读过此文
 
 

苗族民间祭祀制度

 

    民间祭祀制度是制度文化的一个有机组成部分,它借助于宗教的名义和特殊的祭祀形式来确保制度的形成、贯彻和执行。事实上,每一次祭祀都是对民间制度加以强化的一个过程。在此,为便于人们对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深入了解,我们拟从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形成、苗族民间祭祀制度演变过程中的四个发展阶段、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特征和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作用及意义等方面试作一些粗浅的探讨和概述,希望通过这一介绍使更多的人对苗族民间制度文化在祭祀风俗中能有一个较为全面的了解。

 

第一节  苗族祭祀制度的形成

 

人类社会初期,生产力极其低下,人们的生产、生活水平和条件难以控制自然环境,而变化无常的大自然,既向人类提供了生存的条件,同时又给他们带来了无穷尽的灾祸。早期社会的人们正是在这种饥饱、冷暖、病痛与欢乐中感受自然,不自觉地把群体和个人的命运与自然界的种种变化紧密地联系起来,由敬畏而产生对自然物和自然现象抱有某种幻想并开始有了利用它、驾驭它的愿望。正是在这样的生存背景下,人们才把自然物、自然力神灵化和人格化去加以崇拜和祭祀。除了自然物和自然力的崇拜外,随着生产力的发展,在原始公社后期,氏族社会逐渐得到巩固,此时的初民们相信“本氏族与某些动植物或自然物间有着一种超自然的血缘关系,因而某些动植物被认为是与本氏族有联系的共同祖先或亲族加以神化、崇拜”,①于是出现了图腾崇拜。如苗语黔东方言区苗族群众的“枫木崇拜”和苗语湘西方言区苗族群众的“盘瓠崇拜”等,从其来源的口传与史载中我们便可窥视到苗族早期祭祀制度形成的基本脉络。

在贵州南部操黔东方言的苗族村寨中,都普遍保留有一棵以上的“护寨树”­­——枫木树。枫木树高大挺拔,其树龄往往比寨龄还要大。在这一地区,苗人每迁往一个新的居住地,事前必先栽上枫木树以祈探祖先卜问吉凶,如若成活才能到此扎营定居,起房造屋。在苗族的村边、神山、家族坟区、山池、水塘等大都栽有枫树,并以之作为守护神,不许砍伐,每逢节日庆典或家中有人身体状况不佳时,则要备上酒肉等前往树下祭祀。据传,苗族对枫木树的这种至高崇拜的祭祀制度,主要源

                                               

注:①参阅林耀华主编《民族学通论》(修订本)第460页,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712月第1版。

 

于“枫木生人”(DEF  MANGX  DIANGL)的原始认同心理。在《苗族古歌》中称,远古的时侯,枫木树生长在友婆(WUK  YUX)家的鱼塘边,友婆的鱼不幸被前来栖居在枫木树上的鹭鸶(Liongx seix)和白鹤(Cot ngol)偷吃,友婆开始认为是枫木所为,后经理老调查核实后确证与枫木无关,而横蛮的友婆又责怪说是因有枫木提供场所,她的鱼才被偷吃,于是将枫木树砍倒:

Luf diangb det mangx dod 砍倒这棵枫香树,

Ghax jas hsangb jox gid 就变成千样物,

Jas bat jens nangx yangd 变成百样个物神。

……      ……

Ghab jil jas bed wef 树根变成布谷鸟,

Ghab jongx jas jad faf 树根变成个黄鹂,

Ghab guf jas jid wif 树梢变成脊鸟 宇鸟,

Ghab nex jangx bad lind 树叶变成燕子飞,

Ghab jek jangx gangb yol 树圪疤变蝉儿鸣,

Liak pat jangx hniub nail 木片变成了鱼种。

……       ……

Hmongb det yis Mais lief 枫树心心生妹留,

Diangl mais Bangx lol dluf 妹榜生从树心来;

Dal dol ghad jid det 还有一些树皮屑。

Jangx gangb genb lol leit 都变化成臭虫了;

Dal dol ghad jud det 还有一些树皮垢,

Jangx dol gangb daid lat 变化成些虱子了;

Jongx dlangl jangx niel ghod 树桩桩儿变铜鼓;

Dal jox jongx dad dad 还有一些长须根,

Tongb hsenb leit Mal Had 它们通到麻哈去,

Jangx Yongx Hsenb dail hliod 变成勇申英雄汉。

按照《苗族古歌》的思维逻辑,苗族先民们为我们勾画的是这样一幅人类起源谱系表:“枫木    蝴蝶妈妈     姜决(苗族祖先名)    人类”。为此,“祭祀枫木”即对枫木的崇拜在苗族中极为盛行。而在苗语中,亦往往将枫木称为“母祖树”、“母亲树”等等。“盘瓠崇拜”亦即对盘瓠的祭祀,这是湘西方言区苗族较为古老的传统祭祀制度之一。在这一地区,盘瓠被尊奉为祖神而被加以崇拜。据调查,在湘、黔、鄂交界一带的苗族聚居地区,大部分村寨至今尚存有盘瓠庙等历史古遗迹,仅湖南省麻阳县境就有盘瓠庙二十一座,而这些盘瓠庙宇有的早在明朝初期就已修成。此外,有关

                                                

注:引自贵州省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出版规划小组办公室编、燕宝整理译注《苗族古歌》第475页至479页,贵州民族出版社19939月出版. 参见郭长生(侗族)《试述“图腾的龙的因素,载于《贵州民族研究》1987年第三期(总三十一期)。

 

盘瓠的历史遗迹在湘西方言苗族居住区亦比比皆是:如位于湖南凤凰、花垣、吉首三县边地的盘瓠洞(今凤凰县属地),因洞中有狗形石雕,相传为盘瓠之遗像,且在古时凤凰、泸溪、古丈、吉首、保靖、花垣及贵州省松桃等县苗民常集于此,敬奉香火,祭祀盘瓠;古时候位于湖南省吉首市西的苗族聚居区内亦设有盘瓠庙,并常有苗民前去祭祀,今庙虽废遗址尚存。

    在使用湘西方言苗语的湖北苗族中,每当逢年过节不仅有祭祀盘瓠图腾的仪式,而且还专门修建祭祀盘瓠图腾的场所——盘瓠庙(有的亦称为“盘古庙”),据《恩施市民族志》载,建国前恩施市芭蕉富尔山石姓、龙姓苗族老人在春节团年时,就很盛行地举办祭祀盘瓠的原始图腾仪式,

    然在鄂西苗族聚居区,过去就曾修过大量的“盘瓠庙”,且至今仍保存有大量的“盘瓠庙”遗迹,如在恩施市的老马坪、黄土堡、桅杆堡、大集场、石门坝、金龙坝、乌池坝、车布溪,芭蕉区的草子坝、甘溪的枷档湾、黄泥塘马河滩等地,都曾建有过“盘瓠庙”。

———————————————————————————————————————

注:①参见《中国各民族宗教与神话大词典·苗族部分》第468页,学苑出版社199010月出版,文中所参考的词条资料系石宗仁先生撰写。②参见恩施市民族志编写组编《恩施市民族志》,民族出版社,19917月第一版。3参见龙子建、田万振、张贤根、张伯祥、王平、吴雪梅著《湖北苗族》第188页,民族出版社199911月第1版。

 

     关于盘瓠祭祀制度的形成,在苗族民间流传的盘瓠神话中,我们还可透视到这种与祖先、英雄及谷物来源崇拜的一些历史侧影。

据《神母犬父》神话称,很古时候,有两个国家发生战争,打了多年不分胜负。其中有个国王悬榜说:谁能将敌王的头取来,就招谁当驸马。榜贴多日,无人敢去揭榜。话说南山有只狗,此狗与众不同。传说该“狗”是在一个强人身上长的疱,后来“疱”愈长愈大,弄得此人坐不稳,睡不安。于是请药师开“疱”放浓,刀刚划破皮,跳出一只可爱的小狗。主人惊喜,取名为辛狗。辛狗一天天长大了,能通人性,辩善恶,看家打猎样样行。当辛狗听到悬榜之事后,向国王请战说:“辛狗愿效劳!”国王看到是只狗,半信半疑,但还是同意它去了。辛狗翻山越岭,渡江过河,走了好些天到了异邦。那个国家种植五谷,人民吃的是粮食。辛狗十分羡慕。它暗下决心,这次我不仅要把头带回国,还要把谷种带回家乡。谈何容易。那里的宫延戒备森严,根本见不到国王的面。幸好辛狗是只稀物,走到哪里都招人喜爱。不久,辛狗就和卫士们混熟了。后来竟有人荐言国王把辛狗招进了宫廷。天长日久,辛狗不仅成了国王喜爱的玩物,还做了宫廷可靠的卫士。有一天晚上,宫廷里的人看戏去了,国王一人熟睡着,辛狗乘机咬断了国王的头,迅速包好,悄然出宫。随后又找到了个粮仓,在仓内打了几个滚,全身上下沾满了谷物。辛狗衔着敌国王的头颅和谷种回国。辛狗衔着敌国王的头颅回来后,国王大喜,设宴庆功。但当辛狗提出说兑现许诺时,国王却推辞说要问公主。不料公主在旁毅然答道:“我愿跟狗走。”王怒骂道:“走!走!走!”于是辛狗把公主背回了南山,住进山洞,并生下了一群儿女。大的代熊代夷称为苗,小的代乍代凯称为汉。儿女们天天随犬上山打猎,全家幸幸福福过日子。有一次,苗儿们问母亲:“我们只知道你是母亲,谁是我们父亲”?母亲没有回答,为避儿女们的追问,她回娘家省亲去了。几个苗儿大商量小计议,决定要找父亲。他们问家呷家谊,又问羊兄、马兄和驴兄,都说不知道,都装不晓得。后来又碰上水牛兄,水牛道明了真情:奶贵(神母)是你们的母亲,马苟(犬父)是你们父亲。苗儿认为这是耻辱,一气之下打死了犬父。晚上犬父托梦给孩儿们:我肚里有财宝,天亮你们取去分用吧!苗兄睡在洞内,汉弟在洞外守灵。洞外比洞内亮得早。天亮了,汉儿们起来把犬肚子破开,拿走了书本。苗儿们待洞内亮了才出来,犬父肚里只剩犁耙和祭祀法器了。孩儿们害怕神母回来问罪,埋好犬父后,就各自带着犬父留下的遗物,匆匆地离开了山洞,迁往很远很远的地方。从此,苗汉兄弟分了家,苗兄拿着父亲的遗物从事耕作,汉弟拿着父亲的遗物读书学文化。不久,神母回来了。看到丈夫和儿女们已不在山洞里,惊问原故,得知真相,气得神母要找孩子们算帐。于是神母沿着孩子们迁移的路线,追赶了十年九载,最后到者究者怕(zhes njub zhes pab)地方找到了。儿女们纷纷跪下认错,并将误杀父亲原由告诉了母亲。神母满怀悲愤,满腔怒火,令儿女杀水牛慰夫之灵。苗儿们从命,聚集了族中父老兄弟,又请舅舅和亲朋,举行椎牛祭典仪式。从此,苗家兴起椎牛风俗,并以此表示子孙祭奉祖先虔诚之情。①

类似的传说,在湖南省麻阳县苗族举行的“椎牛祭祖”风俗起源中亦有流传:瓠曾对高辛氏公主说,只要用铜钟把他罩住,待七天后他就可改头换面,变成一个美男子。公主虽已照其言所行,但到了第六天,性急的公主就已等不住,迫不急待地把铜钟揭开,结果导致盘瓠的身躯已变为人体,但其头却仍如犬样。为避凡间闲言碎语,盘瓠与公主只好远离家乡住进了山洞里,后来他们生下了三男一女,高辛帝就给四兄妹赐姓为田、陈、

————————————————————————————————————

注:①参引自麻树兰编著《湘西苗族民间文学概要》第8页至10页,中央民族学院出版社19925月第1版。

 

龙、麻四姓。有一天,子女们在公主外出时问了喜鹊、老树和牛,想知道谁是他们的父亲,在大家尚未言语时,牛却大笑起来:“守门的那条狗就是你们的父亲”,四兄妹听后甚觉羞辱,一怒之下把狗杀了。待母亲回到家弄清缘由后,便决定椎牛祭祀盘瓠,于是每年的“椎牛祭祖”风俗便由此而形成。

除了苗族民间神话传说,汉族文献史籍所载《后汉书·南蛮传》亦与上述传说极为相似:

“昔高辛氏,有犬戎之冠,帝患其侵暴,而征伐不克,乃访募天下,有得犬戎之将吴将军之头者,购黄金千镒,邑万户,又妻以少女。时帝有狗,其色五彩,名曰盘瓠,下令之后,盘瓠遂含人头造阙下,群臣怪而诊之,乃吴将军之头也,帝大喜,而计盘瓠不可妻之以女,又无封爵之道,议欲有报而未之所宜。女闻之,以为帝皇下令,不可违信,因请行。帝不得已,乃以女配盘瓠。盘瓠得女,负而走入南山,止石室中,所处险绝,人迹不至,于是女解去衣裳,为仆鉴之结,著独力之衣。帝悲思之,遣使寻求,辄遇风雨震晦,使者不得进。经三年,生子十二人,六男六女,盘瓠死后,因自相夫妻,织极木皮,

                                               

注:参见郭长生(侗族)《试述“盘瓠”图腾的龙的因素》,载于《贵州民族研究》1987年第三期(总三十一期)。

 

染以草实,好五色衣服,制裁皆有尾形。其母后归,以状白帝,于是使致诸子,衣裳斑兰、语言诛离、好入山壑,不乐平旷,帝顺其意,赐以名山广泽,其后滋蔓,号曰蛮夷。外痴内黠,安土重旧,以先父有功,母帝之女,曰作贾贩,无关梁符传租税之赋。有邑君长,皆赐印绶,冠用獭皮,名渠帅曰精夫,相呼为秧徒,今长沙武陵蛮是也。”

在(唐)樊绰《蛮书》上所引的王通明《广异记》中亦云:

“高辛时,人家生一犬,初如小特、主怪之,弃于道下,七日不死、禽兽乳之,其形继日而大,主人复收之。当初弃道下之时,以盘盛叶覆,因以为瑞,遂献于帝,以盘瓠为名也。后立功,啮得戎寇吴将军之头,帝妻以公主、封盘瓠为定边侯,公主分娩七块肉,割之有七男,长大各认一姓,今巴东姓田、雷、蒙、再、、叔孙氏也。其后苗裔炽盛,以黔南逾昆湘高丽之地,自为一国。周幽王为犬戎所杀,即其后也,盘瓠皮骨,今见在黔中田、雷等家时祭之。”

而干宝的《搜神记》中则曰:“昔高辛氏时,有房王作乱,忧国危亡,帝乃召募天下,有得房王氏首者,赐千金,分赏美女。群臣见房王兵强马壮,难分获之。幸帝有犬,字曰盘瓠,其毛五色,常随帝出入,其日忽失此犬,经三日以上,不知所在,帝甚怪之。其犬走投房王、房王见之大悦,谓左右曰,辛氏其丧夫,犬犹弃主投吾,吾必兴也。房氏大张宴会,为犬作乐。其夜,房氏饮酒而卧,盘瓠咬王首而还。辛见犬含房首,大悦,厚与肉糜饲之,竞不食,经一日,帝呼犬亦不起,帝曰:汝何不食,呼又不来,莫是恨朕不赏乎。今当依诏募赏汝物,得否?盘瓠闻帝此言,即起跳跃,帝乃封盘瓠为会稽侯,美女五人,食会稽郡一千户。后生三男六女,其男当生之时,虽似人形,犹有犬尾。其后子孙昌盛益号为犬戎之国。周幽王为犬戎所杀。只今土番,乃盘瓠之孕也。”

通过上述有关枫木崇拜祭祀和盘瓠崇拜祭祀的例子我们看到,对神灵的祭祀是因神灵掌握着人的命运。这些神灵很可怕,但却又能给人带来希望和满足,只要通过某种形式与神灵进行沟通,与神灵(如祖先等)进行对话,把自己的要求、希冀表达给神灵,以期实现人类的需要和追求,在已初步具备一定物质基础的前提下,有一定时间规律、特殊活动环境的祭祀制度便应运而生。

第二节  苗族祭祀制度演变过程中的四个发展阶段

祭祀制度是迄今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和社会都曾经历过或仍正在进行使用的一种原始的礼仪活动。纵观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演变历程,我们认为其主要经历了自然崇拜祭祀、图腾崇拜祭祀、鬼魂崇拜祭祀和祖先崇拜祭祀四个发展阶段。

一、自然崇拜祭祀

自然崇拜祭祀是苗族先民最早的祭祀活动之一。远古时代,人类为了谋求生存,作为原始人的祖先则随时随地都在与大自然打交道,通过他们对自然界的长期观察、思索和认识,逐渐加深了对自然界的感受。在原始人看来。变幻莫测的自然界存在着超自然的力量,并每时每刻都在主宰和支配着人们的生活,他们相信“凡是人具有的品格与能力,自然界都有;人没有但渴望有的品格与能力,自然界也都具备。”这种神秘化的自然物、自然力作为人格化了的“神灵”在苗族的早期社会生活中逐渐制度化地加以崇拜和祭祀。

对大自然的崇拜和祭祀,在苗族聚居的各方言地域

                                                                    

注:参引自蔡家麒著《论原始宗教》第28页,云南省民族研究所编,云南民族出版社19889月出版。

区仍以不同的形式存在。云南省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的苗族认为,自然界中“石大有神、树大有鬼”,凡生活在寨子周围的大树、巨石,都不准乱砍、乱采,以免动怒了神灵给人类带来无穷无尽的灾难。每当一些人家的孩子生病,就得准备一些鸡、猪肉及米饭去进行祭祀,乞求保佑病痛早日康复,每当农作物等粮食庄稼在生长期大量需要水份或充足的阳光和一定气温时却久旱不雨,就要祭祀天神,以求风调雨顺,以期保证庄稼的茁壮成长。此外,他们还认为地有“地神”,它能使土地长出好的庄稼,支配人畜生命的安全;凡是天宇间出现有彩虹,认为是有“龙”吸水,人暂时不能去抬水来饮用;凡被雷电击伤的树,亦不能当柴烧;凡遇日食月食则认为是有天狗在侵食等等,都要举行不同形式的祭祀活动,以保万家安康。

广西融水苗族自治县的苗族凡看见一些怪石、古树、沟溪及土堆,都要挂有巴掌大的红纸条幅,带上一些酒肉祭品,点上香纸和蜡烛进行祭祀。这一自然崇拜现象早在民国时期的一些文献中亦多有描述,如近人刘锡蕃先生曾到融水县属的四荣、安太、洞头、杆洞等苗寨考察后,在其著作《岭表纪蛮》一书中曾如此载述:“蛮人……凡天然可惊可怖之物,

                                                                       

注:①参引自金平苗族瑶族傣族自治县民族事务委员会编《金平民族志》第3334页,云南民族出版社199012月出版。

 

无不信以为神,兢向膜拜……”。从自然到神灵,苗山神祗无所不在、无处不存。

居住在海南省中南部山区的苗族,其自然崇拜主要是对山鬼、水鬼一类的崇拜。若山上出怪事或人畜溺水而死,就要备上物品请法师作法祭祀,通过特定的祭仪祈求或制止山鬼、水鬼不要再伤害人类。

关于为什么要对自然进行崇拜祭祀的解释,各地苗族的说法大同小异。在众多民间文化资料所反映出来的苗族对自然形成的认识中,其中尤以湘西方言区苗族生成哲学古歌《事物生存共源根》最具代表性。这首歌是这样唱的:

chud    janx   dab   blab    ghox    doux,

                             前,

chud    janx   dab    doub   ghox      zheit.

                              后。

Zhaos    ad    roul    yib     kit ,

                      起,

                                               

注:①参引自吴承德、贾晔主编《南方山居少数民族现代化探索——融水苗族发展研究》第207页,广西民族出版社199312月出版。②参引自海南省民族宗教事务厅编《海南苗族》第129页,海南出版社19974月第1版。

nbanl     gut    doub   jid     peab  dab  

                           

blab      nhangs       dad      doub

                            地。

Zhaot    hneb   zhaot   hlat   ghox  doux,

                          前,

Deb   deb  gheb  hlat  zhaot  ghox  zheit

                        后。

Bid  gheul  bid  renx  ghob  ub  ghob  deul 

                                        

ghob   git  ghob  nongs  deit  chud  zeix

                            齐。

Dab  blab  jid  ntet  dab  doub,

                   地,

Dab  doub  jid   tob  dab   blab

                     天。

Dab  blab  chad  soud  janx  soud  mex  ros,

                           若,

Dab  doub  chad  soud  janx  ghob  box gangs

                          

soud

搜。

Zhaos  geal  kit ,

        起,

Ghob  nhangb  ghob  dongb deit  rut  dand.

                西         生。

Ghot  sob  chad  lol  chud  xand  niul

                     命。

Dex  khead  dex  ndeb  deit  mex  xand .

            湿          生气。

Ghox  doux  xeud  ghad  rongx dab shongbdab

                           

        mloul,

         鱼,

ghox  zheit  chad  mex  dabgiongb   dabginb 

                            

dabnend  dabghoub  dabnus  dabmiel 

                     

dabjod  dabxit  dabyul  dabmel

                  马,

jid  cad  mex  dob  job  dad  nanb  bad  nanb

                           

 

daos

    猿,

Ghob  blab  chud  soud  xib  ngangx  nangd  nex

                             人。

Nex  geud  bleid  nbanx  geud  doul  chud,

                        做,

zhaos  xib  ngangx  dand  max  nend,

                      今,

youx  wul  chud  jib  doub  jib  las.

       掌管              界。

Canb  wanb  ghob  dongb  jid  dongx  ad  leb  lis,

             西                      理,

ghob  dongb  soud  janx  jid  jos  ad  del  jongx.

     西                        根。

Ghob  bleid  doub  nis  soud  mex  ros,

                      若,

oub  zeid  doub  nis  ghob  box  gangs  soud,

                         搜,

Bub  zeid  nis  max  rut  ub  ceib

                 

 

Bub  hant  yaot  ad  hant  jex  daot  soud.

                      生。

soud  janx  jid  heut  oub  nqad  daot  rut,

                       好,

jid  heut  guant  chad  nis  heut  chud  daot  yinx  nzeib

                                匀。

Jid  zheb  wel  ndoux  wul  wul  kit  heut  wel,

                           我,

jid  teib  wel  daot  rut  wul  daot  jad  das,

                       极,

jad  rut  jid  teib  chad  nianl  yinx  nianl  shoud.

                          输。

Soud  janx  nanx  daot  zeix  zhaos  xib 

                    

ngangxdand   max  nend.

             今。

Cub  hliob  lieas  rut  rut  jid  jul,

                  尽,

Boub  nex  ned  goud  soud  rut  hent.

                     极。

 

Ad  banb  nend  nis  ad  poub  bul  ndongbsheab

                              

ad  gaod  chud  jib  doub  jib  las  nangd  nex,

      掌管                      人,

ghob  xongb  zhaos  xib  ngangsjid  cheat  dand 

                          

max  mend.

    今。

Ghob  nhangb  nis  soud?

              生?

Ghob  nhangb  nis  janx?

             成?

Soud  nis  chad  kit  blongl;

             生;

janx  nis  soud  janx  nib  geal.

                在。

Soud  nis  ghob  gaod  nbanx,

               想,

janx  nis  lies  rut  dand.

           到。

 

Jes  soud  jex  janx ,

         成,

jex  janx  jex  soud,

          生,

mex  soud  mex  janx  xit?

              吗?

Houb  yaot  hliob  ghob  dongb  deit  nib

                西        在。

Nib  lol  yeab  sheib  soud,

存在            生,

soud  lol  yeab  sheib  nib,

              存在,

nanb  huan  jid  yous  goud  neul  mongl,

                      去,

cub  hliob  lieas  rut  jid  sheib  jul

                   尽。

(龙玉六口述;龙炳文、田兴秀翻译整理)

这首《事物生成共源根》的主要内容反映的是:“万事万物同一理,事物生成共源根。头号重要搜媚若(soud

                                               

注:转引自雷安平主编,龙炳文、田兴秀副主编《苗族生成哲学研究》,湖南

出版社19935月出版。

mex ros),第二是各薄港搜(ghob box gangs soud),第三是玛汝务翠(max rut ub ceib),三样缺一不得生。”在这里,苗语“搜媚若”(soud mex ros)指的是“事物生成的能量”,即事物生成的活力或生命力,“搜”(soud)的汉语译意为“生”,“媚”(mex)的汉语译意为“有”,“若”(ros)即“力或能量”之意;苗语“各薄港搜”(ghob box gangs soud)指的是“事物生成的物质基础”,“各薄”(ghob boxd)的汉语直译意为“底子”,“港”(gangs)的汉语译意为“送”,“搜”(soud)即“生”;“玛汝务翠”(max rut ub ceib)指的是“事物生成的良好结构(其中亦包含物质结构和事态结构);”“玛汝”(max rut)的汉语译意为“好的、较好的”,“务翠”(ub ceib)的汉译意即“结构”。

自然界的天地万物合为一体,这是苗族先民对远古社会的一个总体的认识。在他们看来,“无地初生的进候、开天辟地的时候”:“高山没有树,/平地没有粮,/寨上没有人,”而且在“很古很古的时候,”天地各分开,“天和地粘连在一起,/地和天粘在一起,/额门弯到膝盖上,/不能伸腰”。是人类把“天地搬开,/抬天到高高的上面去,踩地到深深的下面来,/风才能够通,/乌云才能够飞跑。”然后才来创造人类,栽种树木庄稼和营造万物,形成我们今天所看到的自然界。人类在创造自然界和改变自然的过程中,常常又因生产力水平低下而被变幻莫测的自然现象及自然物所左右,为此,只有通过各种不同的祭祀手段,企图实现人与自然的共同协调,维护人类的生存与发展。

二、图腾崇拜祭祀

苗族的图腾崇拜祭祀除了前面提到过的枫木崇拜祭祀和盘瓠崇拜祭祀      外,由于各地的差异,尚有“蝴蝶妈妈祭祀”、“龙图腾崇拜祭祀”、“竹崇拜祭祀”等等,这些传统的祭祀活动同样反映出苗族早期的图腾崇拜的祭祀过程。

所谓“蝴蝶妈妈的图腾崇拜祭祀”,这种祭仪在使用黔东方言苗语区且位于黔桂的都柳江流域和湘黔交界的清水江流域苗族村寨中最为盛行。居住在这一区域内的苗族认为,蝴蝶妈妈即妹榜妹略(Mais Bangx Mais Liof)作为人类的母亲,是由她的蛋孵化出人类之祖姜央,以及雷公、龙王、老虎、大象、水牛、蜈蚣、妖鬼、蛊毒等。因此在苗族最隆重的鼓社祭中所祭祀的第一个

                                               

    注:①参见中国作家协会贵州分会筹委会编印(195811月)、中国民间文艺研究会贵州分会翻印(19854月·贵阳),《民间文学资料·第四集黔东南苗族古歌(一)》第18页至23页内容。

祖先就是“蝴蝶妈妈”。如在都柳江苗寨,每逢十二年才举行一次鼓社祭(有的称之为“吃牯脏”)的第一天,则先备好一套从头到脚的女性服装,从山上摘来一丫代表蝴蝶妈妈的灵魂的植物,同时备上些酒饭等食物,请巫师念祭词去请女祖使用,然后才去杀猪迎客(到了五天之后才杀水牯牛祭男祖)。有关蝴蝶妈妈的形象,在这一带苗族节日服饰“百鸟衣”中亦多有表现。

“龙图腾崇拜祭祀”,这在各地各方言支系苗族中仍以不同方式普遍存在的一种祭仪活动。云南苗族的祭龙活动一般是在春季的农历二月初二至初六这段时间内举行。开展祭龙活动前往往都要先杀鸡看卦,鸡卦好,只祭一天,若鸡卦不好,通常要祭祀三天。祭龙的目的,是希望龙神恩赐于苗民,保佑苗寨风调雨顺五谷丰收。祭祀期间,为确保心意的诚恳,村子里的人一律不准动土,也不允许任何人上山劳动,若有违反规定,则要罚酒、罚肉另行开祭。祭龙活动所需的祭品为猪、鸡、纸钱等,祭献完后集体就地共餐,所需费用按户平均分担,每户由一名成年男子参加祭祀活动。

在许多以“龙”作图腾崇拜来进行祭祀的苗寨,至今仍流传着关于“龙人”的传说,认为大地上是先有龙

                                                                          

注:①参见颜恩泉《云南苗族传统文化的变迁》第98页,云南人民出版社19939月第1版。

身人首的“龙人”,由“龙人”生了人类始祖。大部分地区流行的“招龙”、“安龙”等祭祀活动,实际上与把龙作为自己的保护神有关。②

“竹崇拜祭祀”,这是贵州南部地区苗族村寨中的一种传统祭祀活动。这一图腾崇拜在贵州都匀、三都、丹寨及麻江等地的一种称为“栽花树”的祭礼活动中得以反映。

“栽花树”,有的苗族村寨称为“添梁”。这一祭祀活动在苗语中称为“基南”(Jilnzef,“基Jil)的汉语直译为“种植、培植”之意;“南”nzef 汉语译意为“生命”、“长寿”等。这是给家庭中某一体弱的成员专程举行的一种“保健康促增寿”的祭祀活动。

举行“栽花树”祭祀活动之前,一般要根据本次所祝祀对象的生辰择定吉日,专程去约好巫师、订好“通师”(即巫师举行祭祀活动时的助手),准备好必要的祭祀品:糯米甜酒、烧洒各一缸,二至三指宽的活鲤鱼数十条,蒸熟的糯米饭一箩,五十公斤重左右的架子猪一头(为男性祭祀用雄猪,为女性祭祀用雌猪)及母鸡雄鸭各一只。同时还与“通师”一道到枝叶茂盛的金竹林

                                                

    注:参见何积全等主编的《苗族文化研究》第215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9月第1版。

地专门去物色一对节疤整齐、枝密叶盛的金竹连根挖出,以之充作“花树”。

“栽花树”之日,四方宾客如约而来,并随身带来糯稻谷穗数把,或白米数升,或人民币数元等作为此次“添寿”的赠礼。

这天傍晚,“通师”把这对充作“花竹(树)”的金竹连根带泥挖来后,用粘土栽在堂屋向东的中柱下,然后把客人送来的糯谷稻穗规范地堆在“花树”下,而钱米等礼品及主家事先准备的祭祀食品则摆在谷堆前。晚饭后,一切摆设均已就绪,巫师这才开始入座举行具体的仪式。巫师头包黑帕盖住脸额等整个面部以作面具,入座后口念巫词,双脚平放并不断地抖动,巫师在其“阴崽”的“护送”下“直奔天宇”,专程到天庭去请掌管人寿的天神“嘎里嘎对(Ghab Lix ghabdeit)”下到凡间来领受祭品。天神请到后,巫师用他的竹卦立在一个装满白米的土碗中,接着又在封顶放置一只土碗,然后再往碗上慢慢倒酒,俗称“讨寿”,“讨”到的酒用秤示意表示称过,酒的数量多少即谓已经讨过了多少“寿”,并将“讨”得的“寿酒”当即捧给被添寿的人喝,而此时那些在场的人亦齐声欢呼:“讨得啦!”于是再由巫师封赠延寿词。“讨”得“寿”后,巫师在用碗装的白米上立着一个鸡蛋,并让来宾逐一抓上一把白米放在蛋顶,直至蛋顶上能有几粒米不掉下来,即意味着已经添了“寿”,随即端起蛋上的米,倒入一个事先缝制好的布袋内,接着“通师”便代替主人逐一向来宾敬一至三杯酒,让所有的人都喝到为止。事后,“通师”把米袋挂在“花树”上长期保存起来,整个祭祀过程由此宣告结束。来宾送来的钱、米等赠礼,“讨寿”者要将这些东西换成白银去请银匠打制一只寿银手镯或寿“银项链”,永戴在身,“花树”也立在堂屋旁保存下来。

三、鬼魂崇拜祭祀

苗族的鬼神崇拜祭祀,每当逢年过节或家中诸事不顺、或有人身体欠安,则崇巫信鬼,大兴鬼魂祭祀之风。众多的鬼魂,由于地点和名称的不同,各地的名称和数目亦有一定的差别。据说仅贵州丹寨县苗族的鬼魂就有100多个种类。②又据《永绥厅志》载,湖南湘西一带苗区祭祀的有“三十六堂神,七十二堂鬼”,其中有“龙公龙母”、“龙子龙孙”、“白鹤仙子”、“白虎仙人”、“阿仆守代”、“阿娘守那”(即日父神,月母神)等等。③

                                                

 注:①参考吴一文、覃东平著《苗族古歌与苗族历史文化研究》第316页,贵州民族出版社20006月第1版。②参见何积全等主编的《苗族文化研究》第216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9月第1版。③参见凌纯声、芮逸夫《湘西苗族调查报告》,商务印书馆1947年版。

这些鬼神崇拜,大多是由自然崇拜和图腾崇拜演变而来。

在苗族先民的原始意识中,鬼有恶、善两类。善鬼多为自然或图腾崇拜中的祭祀神发展而来,对人类多帮助,并在阴间为人们多做善事,帮人们除恶驱邪,是益神。因此无论何时,只要遇到节庆或大型的礼仪活动,都要进行祭祀,以此“酬谢”善神给人类的恩惠。

恶鬼是指那种死于非命的人的鬼魂。据说这种鬼魂很难回到祖先的发祥地,于是只好在鬼域世界流浪,并寻找各种机会对阴间的活人进行报复。据上个世纪五十年代对贵州省台江县交下乡羊达寨苗族的调查,在当地群众中传说的恶鬼集团就有43个之多,而且每个恶鬼集团都有自己的名称、姓名、鬼数、活动地点等。①恶鬼给人类带来不幸,是灾难、疾病、瘟疫的制造者,这类鬼有东方鬼、西方鬼、凶死鬼、雷鬼、牛鬼、母猪鬼、落水鬼、过路鬼、吊死鬼、火鬼、饿死鬼、老虎鬼、太阳鬼、月亮鬼、刀伤鬼、迷魂鬼、花脸鬼、米花鬼、马郎鬼、人马鬼、姊妹鬼、酿鬼、把凭鬼、落岩鬼、游尸鬼、私儿鬼、替死鬼、蛊鬼、干痨鬼等约百余种。

                                                                        

注:①参见何积全等主编的《苗族文化研究》第216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99月第1版。

②参见李廷贵、张山、周光大主编《苗族历史与文化》第178页,中央民族大学出版社199610月第1版。

人们看来,恶鬼之多,无时不有,无处不在,因此需要时时提防,并多祭祀善鬼,请他们控制恶鬼的伤人行动,造福于民。

四、祖先崇拜祭祀

    对祖先的无限崇拜,这在苗族的社会生活中十分普遍。就日常生活而言,每逢酒肉之宴,在饮酒吃肉之前人们都要先酹酒掐肉于地。(苗语称之为Liangb daib,汉语译意为“敬祖神”,)并默默念到:“请祖先神灵先吃先喝”。然后自己才能动筷食用和开怀畅饮。

自古以来,苗族先民就有普遍崇拜祖先的文化传统,认为人活着的时候就有灵魂,死后灵魂仍脱离人的躯壳而“存在”,每个人都会“灵魂不灭”。为此,必须要进行一系列的祭祀活动,才能使子孙得到祖先的“护佑”,其中最隆重的是苗语黔东方言区的“祭鼓社”(习惯上称“吃牯脏”)和苗语湘西方言区的“剖果”(习惯上称“吃棒棒猪”)等庆典活动中的杀牲祭祀。据乾隆《贵州通志》载,这些地区的苗族“祀祖,择大牯牛头角端正者,饲及茁壮,即通各寨有牛者,合斗于野,胜即为吉。斗后,十日砍牛以祀。主祭者服白衣,青套细褶宽腰裙。祭后,合亲族高歌畅饮”。

苗族对祖先的崇拜,各地的对象名称虽略有不同,但祭祀的内容却大同小异。如黔东方言苗语区的苗族最为崇敬的是蝴蝶妈妈和姜央,认为他们就是苗族的祖先。这一地区苗族中最盛大的祭祖典仪“吃牯脏”,其祭祀的就是蝴蝶妈妈及其所生下的第一个人类“姜央”。按照苗族古史歌《焚巾曲》所述:“混沌的太初,蒙胧的岁月,蝶妈生老人,生远祖央公。央公生我们的妈,妈妈才生我们大家。”鼓社祭,在苗族民间称Nongx nielNongx niel hek nes,即古史籍中所载称的“吃牯脏”。鼓社,这是一种以父系为中心的血缘家族组织。这种祭祀有定期和不定期两种,举行祭典的时间一般由全鼓社的人商定后,对不定期的祭祀往往由巫师占卜确定的时间为准。定期的祭典大都有在三、五、七、九、十二年各一个轮回举行的区别。

“颇果”是湘西方言区苗族中最隆重、也最独具特色的一种祖先崇拜祭祀活动。“颇果”系苗语Poub ghot的汉语音译。苗语中的poub(谐音为“颇”)其原意即“敬奉”之意;ghot(谐音为“果”)即指“老人、祖先”的意思,两个苗语音节联起来解释即为“敬奉祖先”、“敬祭祖先”等意思。

有关“颇果”这种祭祖习俗的来历,据传说在远古

                                               

    注:①参见贵州省民间文艺家协会编《民间文学资料》第48集。

时候,苗族同其他民族部落打仗失利后,举族由北往南迁徙,一直被撵进了武陵山和腊尔山等地区,这些四散逃亡的人,有的藏进山洞,有的躲进山谷,有的钻进深山密林,而有的则住到了能够环顾四周的山顶上。据称蚩尤被战死后,有个年轻有为的苗族青年继承了王位。这个苗王为了把大家重新组织起来,便把属于自己的唯一大肥猪赶出来,用草绳捆住嘴巴不让叫,并同时捆住猪的四只脚不准动,然后再用木棒棒将猪打死,用火烧掉猪毛、烤黄,接着再开肠破肚洗净煮熟,这才敲响“信咚”(一种用楠竹做成的联络工具),把各地的苗胞邀请出来共享美餐,同时还让来人捎一份给那些因路途遥远来不了的老人和小孩。通过苗王对大家的关怀备至,使大家感到集体的温暖,更加团结,于是大家在苗王的带领下英勇作战,终于打败了外来入侵者,在腊尔山和武陵山区等地站住了脚,重新建起了家园,过上了安居乐业的日子。从此,人们为了纪念这位苗王,发扬团结奋斗精神,兴起了“颇果”这一祭祖习俗。

总之,苗族的崇拜祭祀活动无处不在,无时不有,而且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在苗族人的心目中,“各种

                                               

注:①参见龙岳洲《颇果》一文,原文载黔东南州民族研究所编《中国苗族民俗》第548页至549页,杨昌才主编,雷秀武、张晓、过竹、龙朝武副主编。贵州人民出版社199012月出版。

自然物都有神灵存在。天地日月当然是神明,就是巨石,河流,桥梁,树木,水井……等均有神灵。这些神灵的职责并没有十分分化,所以医病也罢,求配也罢,求子也罢,都可到这些自然物前去祈求,如有灵验,即

须还愿祭祀”。②

第三节  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社会特征

民间祭祀制度往往要通过一定的组织形式表现出来,借以表达人们对神灵的需求和愿望,从而实现与自己相关的某种目的。纵观苗族各个时期内不同方言地域的祭祀方式,我们认为,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社会特征主要分为个人祭祀、家庭祭祀、家族祭祀、同一聚居村寨(自然寨)集体祭祀和社区群体祭祀等类型。

一、个人祭祀,指的是为实现个人健康、安宁或度过各种难关而举行的求神祈福祭祀活动。在苗族民间,每个人从出生、长大乃至于老死,一生都要经过各种形式的祭祀活动。在形形色色的祭祀活动中,各方言区对苗族的个人祭祀礼仪有如“拜祭”、“帕深”、“栽竹花树”、“虾杉显”、“收魂”等等,仅管名称不同,但都是为了实现各自的良好愿望,那就是:让幼弱者变得强壮;让

                                                                          

注:②参见吴泽霖著《贵州短裙黑苗的概况》,原载于贵州省民族研究所编《民国年间苗族论文集》,一九八三年十二月编印。

患病者恢复健康;让遭遇不幸者转厄运为吉祥安宁;让在困境中徘徊的人能走出困惑找到希望。苗族的这些个人祭祀活动内容及形式由于地域性的不同而存在着迥然有别的差异。

1、“拜祭”。大凡出现小孩体弱多病,身体不佳,饮食不良等现象,很多苗族家庭就会认为是取名不当或有“阴鬼”缠身,于是便按苗族的习惯开展有关具体的“拜祭”活动。苗族中的人生“拜祭”礼仪在不同的方言区域内,主要有“拜祭人”、“拜祭石”、“拜祭树”、“拜祭桥”以及“拜祭江河”等几种。

所谓“拜祭人”,就是将孩子拜祭给别的家族中的成年人(男、女不限),拜祭仪式一般都较为简单,不需请巫师做何法事。拜祭之日,拜祭者(小孩)的家人要为受拜祭者自备有一套合身齐全的新制衣、裤、鞋、袜等,若受拜祭者有配偶和子女,其父母尚健在,则还应备有相应的鞋、袜或头帕等一并赠与。前往拜祭时,往往由家中的成人家长及老人陪同,三、五人不限,但总人数(含拜祭者在内)均为单数,同时还随手带上适当礼品,如酒、猪肉(有的亦以公鸡代替)及香、纸等。行拜祭礼时,由拜祭者向受拜祭者点燃香纸并瞌三个头(或掬三个躬),受拜祭者向拜祭者赐名,众人从此始呼其新名,并在席间由受拜祭者向拜祭者喂上三口饭,整个拜祭仪式即告结束。拜祭后拜祭者要称受拜祭者为“干爹”、“保爷”(或“干妈”、“保妈”)等;受拜祭者亦称拜祭者为“干儿”(或“干姑娘”),并将之视为亲子女一样看待。为促进感情更为密切,每逢节庆,干儿要带上些礼品前去拜望干爹,而干爹往往也要回赠一些礼物给干儿。

所谓“拜祭石头”、“拜祭树木”,就是以石头或树木作为小孩拜祭对象的仪式。拜祭时,要请巫师前来主持具体的敬祭活动。首先是成人和巫师把小孩领到拜祭的石头或大树前,由巫师口念祭祀巫词,点香燃纸,敬供鸡蛋、猪肉、鲤鱼及酒等食品后,然后才由巫师另取新的乳名。取名后,原来的名字被去掉,换上被拜祭时取的新名,连同父子连名制的习惯称其新名。苗族之所以将小孩拜祭给大树和石头,这是由于在苗族人的观念中认为,这两种对象生命力最强,能经风雨,只要拜祭其物后也象他们一样强硬地健康,并能抵御各种病患茁壮成长。

在其他的拜祭仪式中,如“拜祭桥”、“拜祭江河”等也与“拜祭树木”、“拜祭石头”的活动方式相类似,只是拜祭的对象在每个人的选择中各有所差别而已。

2、“帕深”,苗语音译,汉语即为“破胎”之意。这是过去苗族为把病孩魂魄追回来而举行的一种巫事活动。仪式前,主家需备有一只老母鸭,一堆筛过的草木灰,三四棵谷草,一碗米,米上插有三柱香及一元二角钱(有的经济较困难的人家亦只放置一角二分钱),一碗清水,一个酒杯,并放置有香、“钱”纸及酒肉等。举行“帕深”仪式时,巫师还要请一个动作灵敏的中年人作为自己的助手,此人在苗语中称为“浪”。“浪”把所有东西摆齐后,巫师便开始斟酒祭天,点香烧纸邀请祖师,然后用帕子蒙着脸,手拿带铁圈的祭祀刀,双目紧闭,喝一口清水,摆开马步状并开始起身上路。此时,巫师双脚不断抖动,手中的祭刀和铁圈不时发出一阵阵碰击声。“浪”在巫师上马起步后,同时也喝上一口清水,迅速赶在巫师的前面。“浪”赶到巫师之前后,连忙帮巫师牵“马”引路,随时告诉巫师什么地方有沟有坎,哪里需要爬坡过河,到哪个地方还需要等一下。若巫师遇事感到畏惧,“浪”则充当“保镖”的作用,鼓励巫师向前;巫师在赶马时感到疲劳,“浪”则点燃一张裹成小圆筒的“钱”纸递到巫师嘴里,意为喂足马料以增马力。

巫师在“浪”的帮助下,手里不断掏出各种长短不一的稻草,试比病孩事前踩在草木灰上的脚印,然后沿着病孩魂魄所去方向的踪迹直追。当巫师追到一老人守着大门的地方,须开钱问路,“浪”即烧纸钱“付钱”,并仿照老人的口音指说病孩魂魄所去的方向。当巫师赶到目的地,假意借口休息并准备借口凉水喝,此时“浪”则装出主家女人的声音,告诉巫师说丈夫外出不在家,担心被人说闲话而婉言谢绝。当巫师提出要买主家厩里的猪崽时,“浪”则以女主人的身份与巫师讨价还价,直到讲定价钱为止。接着“浪”又燃烧纸钱以示“付钱”,然后把老母鸭递给巫师,巫师接过老母鸭把它放在头上,此时“浪”又装出女人的声音说自己已肚痛,巫师顺口答应帮助女主人看病,边说边把老母鸭拿下来放在腿上,从鸭翅膀处一刀划破,伸出手指把鸭的心肝掏出来,将鸭头卷进翅膀里放在地上,同时拿着鸭心肝问“浪”说“是不是我们的”,“浪”即答“是”,并催巫师快返回。至此,“帕深”(即“破胎”)仪式的全过程已顺利完成。事毕,主家将鸭制成菜肴并备相应的酒肉款待巫师和“浪”。

3、“虾杉显”苗语音译,汉语的直译意为“敬狗菩

                                               

注:①参见成文魁、吴通光《施秉县凉伞苗族村调查》,原载贵州省志民族志编委会编《民族志资料汇编·第五集(苗族)》,198712月编印。

萨”。这是对临分娩前孕妇所要进行的一种祭祀活动,其目的是为确保母子平安而举行。在孕妇临产前十余天,主家事先要买一条小狗回来,并按巫师要求备齐所需物品,如一把芭茅草、一对姆指粗的小木卦、一小捆如筷子粗长的小木棒(一般有10余根)及香、纸、酒、肉等。此祭祀活动在主家择定吉日后专请巫师在家中进行。祭祀地点往往选定在主家堂屋中举行,巫师口念巫词,先敬毕天地,又请祖宗出来保佑,接着哼念着巫词走进孕妇的卧室,用芭茅草醮着清水轻轻洒向室内四周“洗房”,以示驱邪。随后,巫师在主家的协助下,将芭茅草、小木棒、小木卦及部分香、纸捆在一起作为“狗菩萨符”,拿着符牵上小狗来到距离寨子较远的路旁,把小狗杀死,用狗血淋遍“符”物,抛到路坎下后整个祭祀程序宣告结束。杀死的小狗由人专带回主家烫刮洗净煮来招待巫师。进餐时,孕妇也可吃一点狗肉表示已经驱邪净屋了,从此便可以安心地等待分娩,别无他虑。

4、“叫魂”,就是通过祭祀活动把失落掉的“魂魄”叫回来。在苗族地区,不论男女老幼,每个人都有一个“魂魄”附在自己的肉体里,每当走路时不小心跌倒或

                                               

注:①参见成文魁、吴通光《施秉县凉伞苗族村调查》,原载贵州省志民族志编委会编《民族志资料汇编·第五集(苗族)》,198712月编印。

受到意外的惊吓而生病,精神萎靡不振,便会认为是因落“魂”所致。因此只有及时把落掉的“魂”叫回来,让它回到原来的附体上,病就会逐渐好转,人的身体才能得到最终康复。

二、家庭祭祀,即以单个个体家庭为单位所进行的祭祀活动。在苗族村寨的家庭祭祀中,较为常见的有“打口舌鬼”(苗语称之为Dib ghab niux lod)和“架桥”

(苗语称为Diot jux)等。

“打口舌鬼”,有的地方亦称为“撑门神”,开展这种祭祀活动只是在个别人家进行,其目的是使全家更加和睦、团结和避免与外人有口舌之争。开展“撑门神”祭祀活动时一般用一只公鸡、一碗米、带刺的野花椒树、野乌泡刺、大黄莲刺及几棵小竹桠枝,同时用白纸剪一束钱纸挂在竹杆上,全家人聚回房屋内,并请巫师边念驱鬼词边烧香烧纸,此间家中任何人均严禁出声,祭仪结束后,把这卷刺捧捆起挂在大门外面,此项活动方可告终。①“撑门神”祭祀活动不受时间、季节的限制,只要感觉家庭中人际关系状况不佳时即可举行。

    “架桥”,有的亦称为“敬桥”或“敬桥节”,这是

                                                                        

注:①参见《民族志资料汇编·第五集(苗族)》第35页,文经贵文,贵州省志民族志编委会198712月编印。

苗语黔东方言区苗族家庭在每年农历二月间经常组织举行的一种传统祭祀活动。这一地区的苗族认为,每年春季后的这个时候,天上掌管人丁繁衍的神灵要带领天上的幼童到人间游玩,若在桥上摆上些好吃好玩的,这些幼童就会留连忘返,天神这就要处罚那些到桥上捡吃东西的小孩到桥主家当儿作女。每当这一时节到来,一些多年未养育有子女的家庭就会带上五彩花环用竹篮装着染有煮熟的红蛋、鸭、鱼、肉、酒及香纸等来到事先选定或自家架好的桥上进行祭祀。①祭毕,这些食品逐一分送给过路的行人及前来围观的小孩。

三、家族祭祀,即是以男性血缘关系为纽带所构成的家族群体的祭祀活动。这种祭祀活动在苗族中以苗语川黔滇次方言区的“砍火星”最具有代表性。

砍火星,川黔滇次方言苗语称之为“着”。“着”即为“砍”,“索”即为“鬼”,引伸就是“火星”。“砍火星”是根据姓氏、家族支系的远近不同来确定活动时间的。如贵州省瓮安县珠藏一带的杨姓和马姓家族都分别定在农历927日,王姓定在农历930日;陶姓定在农历919日;侯姓定在农历924日,项姓则因

                                              

注:①参见青淼《敬桥节》,原载杨正文、万德金、过竹编著《苗族风情录》,四川民族出版社19988月第一版。

为远亲和近亲的关系,一支定在农历829日,另一支定在农历923日。每个家族的活动仪式在确定日期的当天清晨举行,仪式的主持人一般有专职的祭师,活动地点每年每户轮流承担一次。

举行仪式这天,每户至少有一个成年人参加(多者不限),并将携带的约五斤大米或包谷、二指宽的五色布条5根、五色线5根和3棵小芭茅草提前送到。

 “砍火星”节这天清晨,祭师将芭茅草、五色布编织成一尺五寸长左右的辫子状,把它拴在一株名为“刺老包”的灌木(整株)上,“刺老包”插在堂屋的大门口,祭师用火将辫子状布条点燃后便开始举行仪式。

“砍火星”仪式开始时,祭师坐在堂屋中一边念着仪式词、一边拿着装有少量五谷(通常为稻谷、高梁、黄豆、小麦、荞子等粮食作物)的筛子在不断地向左右侧摆动。念毕,走到门口把“刺老包”捡起来扛在肩上,并将筛内的五谷逐一撒向每个旯旮,意思是将那些有害于生产、生活的腐败“鬼魂”从阴暗角落里驱逐出去。与此同时,家族中参加活动的全体成员在房屋的院坝门口紧围着一张饭桌,桌上放有两小提包谷、两碗大米和两个分别置于米上的鸡蛋,桌下放有锄头、镰刀等农具各一副。祭师把各家送来的五色线连接起来,并将人们团团围住,口中念着驱“鬼”词,诅咒世间害人的“鬼”都要断子绝孙,永世得不到翻身。送“鬼”走后,祭师用镰刀把五色线剪成十断,让人们从镰刀和锄头架起的“门”下面走出来,整个仪式才宣布结束。

苗族过“砍火星”节的原因,据当地老人介绍,一是把不利于团结的闲言碎语“砍”掉,以教育本族人民不要闹纠纷,要搞好团结,要遵纪守法,不要做有损民族尊严的事;二是通过“砍火星”节把所有的家族成员都会集起来,相互了解各户的粮食生产和经济收入情况,相互支持,总结经验,取长补短,共庆丰收;三是利用相聚的机会把各家的具体困难情况摆到桌面上来,以便大家互相帮助。

四、同一聚居村寨(自然寨)集体祭祀,这是由不同家族居住在同一自然村寨里共同联合组织起来开展的一种集体性祭祀活动。较为常见的有苗语黔东方言区的“扫寨”祭祀。

“扫寨”,苗语称为sad vanglsad的汉语译意即“洗”;vangl的汉语译意为“村寨”。Sad vangl即“洗寨”。有的亦称为Qib vanglQib即“打扫”。“扫寨”祭祀一般都是在夏、秋季节里进行,其目的在于祭火神驱邪崇,教育村寨里的人小心防火,注意村寨的环境卫生,以免瘟疫流行,想通过这种祭祀活动求得村寨的平安,人畜兴旺。“扫寨”之日,由一巫师手持环手刀,刀长约一米左右,刀柄上另挂有一串小铜钱,以备做法事挥舞环手刀时铜钱声能叮口当 作响。“扫寨”时,巫师念巫词并手舞巫刀在前,其后紧跟有两个男青年:一青年挑着一担清水随在巫师之后,另一青年则拿着水瓢在他们的左右,挨家挨户地舀水灭火,他们跟着巫师随便到哪家,每户都是无火小瓢水,有火大瓢水(直到把火浇熄为止),同时还边淋并嘱咐这些人家户在用火时要当心,事毕才选择郊外约一二里的一块较大坪地上杀猪宰牛祭供火神,祭完分肉给各家一份,让每家自行在野外煮吃(若肉的数量少人多,则一家派一名男性代表参加集体煮吃)吃完后要把火全部熄灭掉,并将锅碗、筷等在外面用水洗净才能回家。到了第二天,由寨老指派一至二个人(男性)到无火灾的村寨的人家去买回火种,各家各户又才到这两人家用稻草包火种回家正式使用。

五、社区集体祭祀。这里指的是几个相邻的村寨联合起来共同组织集体祭祀活动。在苗族村寨,最为明显,也最有代表性的社区集体祭祀活动主要是杀牛议榔祭祀。

议榔,在苗语黔东方言中叫Ghend Hlangb,也有的称为ad vib jil等等。Ghend Hlangb译成汉语即“议定规约”或“榔约组织”之意;ad vib jil译成汉语即“埋岩议事”或“埋岩议榔”之意。它是苗家人议定寨规村约及拟定各种社会规约所要进行的一种社会集体祭祀活动或社会组织议事形式。议榔前,一般要由众人推选一个威望高、年龄大、办事公正且能说会道的人做“榔头”。“议榔”之日,由“榔头”召集全社区的人到一个比较开阔的地点,共同酝酿讨论规约的内容及范围,其中包括“纯正社会道德,尊老爱幼,美化生活环境及保护公共设施”、“维护社会秩序,禁止偷盗抢劫”、“严格制止高数额的婚姻彩礼”、对外要“互通有无,抵御外敌侵扰”并做到“一处受敌,共同援助”等。此外,议榔还包括有“界石、放债、买卖及保护生态环境”等方面的内容。

各项内容最后确定后,集体杀牲祭祀作为议榔凭据的岩石,接着进行盟誓,然后才将这一岩石的四分之三部分埋入土中,以此警示世人,若有违犯,必按规约所述进行严惩。

第四节  苗族民间祭祀制度的作用及意义

作一种文化传统,苗族民间祭祀制度从人类的幼年时代起由原始时期逐渐走向文明,而祭祀的形式也由粗朴的举止上升为规范性的礼仪,并演化成有介于宗教与世俗生活之间的祭祀制度。村村有神,处处有鬼。鬼神崇拜的普遍存在使苗族民间祭祀制度得以传承和延续。据二十世纪初的民族学田野调查载,在民国以前苗族就已普遍盛行“畏神信巫,实为他族所罕见,人病则曰‘有鬼’,延巫祈祷,或祭祖先,或祭天地,或椎牛,或接龙,或以巫师之言为断。”

仅管这种祭祀行为虽然存在着较大的消极成份,但由于它是在人类征服自然和改造自然的社会实践活动中形成和产生的,且祭祀时所保存的神话传说、歌谣舞蹈、音乐艺术及风俗仪礼等活动往往亦起到增强民族凝聚力、传承文化传统和进行社会道德教育等作用。

一、增强本民族里家族或家庭间的内部凝聚力。

祭祀是人们在日常生活中对神灵的依赖和敬畏等

                                               

注:原文载于《湘西乡土调查汇编》第99页。本引文转引参见游俊、李汉林著《湖南少数民族史》第321页,民族出版社20017月出版。

文化行为的情感表现。在生产力极其低下,人们抵御自然和外敌的危害能力十分薄弱的社会环境下,只有通过祭祀仪式和行为与其信仰的神打交道,以此企盼得到神灵的帮助,并在祭祀过程中促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流,从而增强本民族里家族与家庭间的内部凝聚力,团结一切力量为维护生存而斗争。

苗族的祭祀制度自古有之,它是各支系苗族对本民族文化认同的具体体现。据清朝初期的文献记载,“在龙里、贵定、黔西等属“苗族”祀祖之期,必择大牯牛以头角端正肥壮者饲之。肥,则聚合[]寨之牛斗于野。胜则为吉,即卜期屠之以祀。祭祖者,服白衣青套细[]长裙。祭毕,合亲族[]饮为乐也”。然“在贵筑(今贵阳市)、广顺(今长顺县)、修文、龙里、清镇、清平(今凯里市)”等地苗族“每于中秋,合寨延鬼师以祭祖及族属亡坟者。屠牛陈馔,[]序而呼鬼之名,曰‘祭鬼’。祭毕,集亲族畅饮昼夜”。①通过“合亲族歌饮为乐”等活动,促进了团结,增进了家庭乃至于民族内部的凝聚力。

                                                

注:①参引自杨庭硕主编《百苗图研究丛书》之《百苗图校释》(李汉林著),贵州民族出版社20017月第1版。

二、推动了苗族传统文化的继承与弘扬。

苗族的祭祀活动一般要由特定的祭师来主持。祭师(有的亦称为“巫师”或 “苗老司”)是苗族历史文化的重要传承者,同进也是苗族乃至于其他民族了解苗族历史的一个重要渠道。在苗族民间,巫师同时又是歌师,凡是能主持祭祀活动的巫师往往要有几天几夜都“唱不翻头的歌”。在日常生活中“苗人崇信神巫,尤甚于古。婚丧建造,悉以巫言决之。甚至疾疠损伤,不以药治,而卜之于巫,以决休咎。”①巫师既是普通劳动者,同时又是本民族文化的传承者。一些古歌古词(主要是巫辞),“由于叙鬼唱神,一般人不敢唱,歌师也不愿传”。②因此能够完整地掌握本民族传统文化的人,在每个地域内的苗族中如今亦往往廖廖无几。

在各种祭祀仪式上,主持活动的巫师(歌师)都要叙述祖先的来源、迁徙的路线及历经种种磨难等,让参与者在极其庄重严肃的气氛中了解民族历史和接受传统文化的教育。如在贵州省罗甸县栗木、云干一带苗族在祭祀活动中唱述的迁徙史歌中称,该支系苗族由于受他人欺侮而被迫迁徙。为了结束遭受其他民族凌辱的历

                                               

注:①参引见贵州省民族研究所编《民族研究参考资料第二十集·民国年间苗族论文集》第8页,一九八三年十二月编印。②参见(贵州)黄平、施秉、镇远三县民委编《HXAK HLIOB大歌(苗族)》第4页,198812月编印(内部出版)。

史,“不安揪断代熊代夷肚肠,/忧虑撕碎代髦代稣心肝,/大家一起商量计议,/决定举家往外迁移。/陆路,我们沿着河岸走;/水路,我们随着流水下滩。/……脚步越来越沉,/道路越走越险;/陆路马蹄难走,/水路航行困难。/男的划竹作套,/女的撕裙作缆。/呜呼越过山头,/啊嗬啊嗬冲过险滩。/一起游了三年,/一同划了三春。/七宗一齐来到狗场,七房一齐来到边阳……。”这支苗族翻山越岭,边以打猎为生边迁徙,最后发现了拉来寨这个风光旖旎的地方,生产生活的环境亦十分便利,便决定在这里定居下来。于是,“……骑马撵猪下山来,/飘云飘雾进山去,/大家朝五龙抢宝的地方上来,/众人朝凤凰起舞的地方下去。/神仙赐来泉水潺潺,/望不断的绿树荫翳,/伸手可以摘月,/张嘴可以咬星,/韦姓祖先借来了阿力的神锹,/借来了阿武的神锄,/借来了阿力的神钻,/借来了阿武的神斧,/才打岩叮叮口当 口当 ,才钻石口当 口当  啷啷,/一锹搬走一座石山,/一锄挖通一条河滩,/男女老少才相随来到,/建起了拉来苗寨幸福的家园。”这首歌反映的正是当地苗族因战乱逃难时的各

                                               

    注:①参见民族民间舞蹈集成黔南州卷编辑部编《中国民族民间舞蹈集成·贵州省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卷》第379页至380页,199110月(内部)编印。

个历时过程,同时通过对这支苗族迁徙原因的历史回溯来教育后人、传承文化。

苗族的历史和文化是在漫长的岁月中通过口耳传授而得到继承和发展的,而这些传统的文化史实则又往往通过一定场景中的祭祀活动得到集中地展现和传播。透过这些民间祭祀制度中的古祭词及仪式崇尚活动,使我们可深入地了解到苗族的原始社会形态和远古时期苗族的生产生活习俗,了解到苗族在各个社会发展时期的历史遗迹。

三、促进了苗族艺术的

繁荣、丰富和发展。

任何一个民族的艺术都是极其丰富和多样的,其艺术的内容如舞蹈艺术、音乐艺术、挑花刺绣中的图案艺术以及巫歌艺术等等,无所不包。而从这些形形色色的艺术形态中,我们可看到苗族的祭祀制度以各种艺术为载体所再现出来的历史背景。也就是说,通过这些艺术表现手段,我们便可了解到苗族民间祭祀制度形成时所依赖于民族文化中的社会信仰。如主持祭祀活动的苗族巫师,往往在其行祭时总要不停地舞蹈,并借助于各种舞蹈动作以显示其特有的法力。湖南湘西苗族的傩戏(有的亦称为“傩愿戏”),与其说是苗族巫事中的祭祀活动,还不如称为一场苗族民间文化艺术展演。湘西的傩戏是“苗民因疼痛、求嗣等还傩愿时,必请歌师在神堂唱戏以乐神。”活动时间长达三至七天,场面隆重、

热烈。据凌纯声先生在二十世纪的30年代调查,其进行巫祭活协的表演多至30节,分别为“①安司命、②祭锣鼓、③安土地、④铺坛、⑤接子、⑥做桥、⑦封牢、⑧会兵、⑨接驾、⑩求子、11劝酒、12下马饭、13唱傩歌、14点兵、15讨告、16开洞、17扮仙篷、18扮医子、19扮开山、20扮算将、21扮师娘、22扮铁匠、23扮和尚、24交捶、25扮八郎、26尝熟、27浇愿、28扮土地、29扮判官、30进镖”。这些巫舞艺术,不仅有较为强烈的娱乐性,而且还有较为完整的叙事性,宗教色彩极其浓厚。在《尚书·伊训》中云:“歌有恒舞于宫,酣歌于室,所谓巫风”。疏:“巫以歌舞事神,故歌舞为巫觋之风俗也”。郑玄陈谱亦云:“古代之巫,实以歌舞为职”。由此看来,无论哪一个民族,自古以来巫祭与歌舞艺术的关系就十分密切。

                                               

注:参引自石启贵著《湘西苗族实地调查报告》第397页注脚,湖南人民出版社198612月出版。参引自凌纯声、芮逸夫《湘西苗族调查报告》第179页至193页,1980年商务版。

除了祭祀舞蹈艺术外,苗族的祭祀内容反映在服饰

图案上也十分明显。如贵州都柳江一带苗族在“牯藏节”期间,特别是在跳踩舞时所穿着的服饰图案中,全身所布满的蝴蝶、龙、鱼、鸟、蜈蚣、水牛角等图形,与节日里祭祀祖灵时口述的祭辞基本一致。这些事例也正说明通过民间祭祀制度中的不同形式,促进了苗族艺术的丰富、繁荣和发展。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属于本网站发表的作品,包括有关文章、图片、消息报道等,均属于本站和作者的版权所有范围,均受法律保护。未经与本站取得联系和同意,私自下载和引用本站的文字与图片等,均属于剽窃行为,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2、本站属于非商业性质的公益性网站。我们发表的其它有关文章、图片、资料等,凡属于网络下载的,一般均注明了其来源和作者的名字。其来源没有作者名字的,均实事求是地写有“不详”二字。有关文章和图片,如果发现没有注明其出处来源的,请及时给予指出,我们将尽快给予答复和更正。
    3、本站所发表的有关文字、图片等作品,只要不是拿去做商业广告宣传和非法行为的,欢迎大家联系同意后引用,但是必须注明其来源和作者的姓名。否则导致形成事实上的剽窃行为,则必须追究其法律责任。
    4、维护版权,维护法律,加强联系,网络畅通。
    
《苗人网》        
2006.3.29        

相关专题:

相关信息:
 没有相关信息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苗人网 中国苗族网 苗族联盟网 苗族文化网 三苗网 文山苗族 红河苗族 多彩蒙 雄网 武陵山苗族网 中国苗族影视空间 砚山苗协网 华坪苗族风情网 云南苗族基督教网 英歌飞扬 苗族风 葫芦镇 神州苗族网
中央民族大学 中南民族大学 西南民族大学 贵州民族大学 云南民族大学 广西民族大学 吉首大学 贵州民族文化网 黔东南网址大全 湘西网址导航 凯里网 松桃网 中国麻阳 中国城步 融水门户网 屏边政府网 中国彭水网 兴文在线 瑶族网 畲族网
 
 

Copyright © 2006-2018苗人网 0.41SP1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AndNet 苗人工作室 build 20030123 授权使用:苗人网

站 长:巴青达络 E-mail:Hmongbq@126.com 副站长:卟务元田:Hmongs@126.com 阿龙黛芈:Longje63@163.com 湘法凤凰:178994975@qq.com 中合黔杨:Yuner222@tom.com

本网站 ICP注册号码:苏ICP备11043351号-2

页面执行时间:313.477毫秒本站投稿箱:Hmong888@163.com